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核心业务
公司新闻
行业动态
 
 
   主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动态 >
债转股会走向何方?
作者:admin 发布于:2017-02-23 10:40 点击量:

  随着“去杠杆”工作逐步展开以及更多的金融机构参与,债转股项目会稳步推进,未来债转股的规模预计在万亿以上。

  本轮债转股的过程中,强调法制化和市场化,形式多样,金融机构偏向于加强投后管理,提高投资回报。但在债转股过程中,仍然面临政府过度参与,社会资本参与积极性未知以及退出渠道不确定等问题。

  建行合作债转股项目加速落地

  事件:10月10日,《关于市场化银行债权转股权的指导意见》出台之后,建行很快就和武钢、云锡集团达成债转股协议。进入11月,市场化债转股项目加速落地。

  目前已落地的市场化债转股项目

  目前已经落地7个市场化债转股项目,均为建行主导,总涉及金额约950亿元,都是建行主动进行债转股。10月份以后还没有破产重整进行债转股的案例。

  债转股后,公司的资产负债率普遍下降5%-10%左右,减少财务费用数亿元,实现企业“降杠杆、减负担”的需求。建行在实际操作中往往采用注入资金置换企业的高息债,减轻财务负担的方式。

  已落地项目共性

  从已落地的项目来看,存在以下共性:

  1.资产负债率较高,现金流紧张。实施债转股的6家企业中,资产负债率普遍在65%以上,广晟的资产负债率相对较低,但是公司是广东省国资委下的资产经营公司,旗下有部分子公司资产负债率较高(如广晟有色(600259,股吧)等)。

  2.母公司均为发债主体。发债主体意味着公司存在连续、公开、经过审计的财务信息,可以较客观的评估公司资产和负债的情况。

  3.转股方案多样化,注重退出。本轮债转股不像上轮债转股那样直接将自身的债权转为集团公司的股权,方案更显得多样化,转股对象可以是优质资产的股权,或者以股权基金的形式入股。而引入社会资本意味着债转股注重未来退出渠道和退出收益,因此我们可以看到基本上每个集团均有上市公司作为良好的退出平台。

  4.目前建行债转股的项目以地方国企为主,这可能和地方国企更有能力高杠杆运行有关。

  5.从行业分布来看,有色、钢铁、建筑等周期行业为主。符合《关于市场化银行债权转股权的指导意见》中对于行业的描述。

  未来债转股的演化路径

  债转股项目未来会有序推进

  从国家战略的角度来看,供给侧改革的内容涵盖“三去一降一补”,“去产能”和“降成本”从去年开始着手操作,三四线城市的“去库存”工作也取得了一定的进展,“补短板”主要是通过扶贫的形式推进。“去杠杆”工作最晚展开,10月份出台《关于市场化银行债权转股权的指导意见》可以看做是“去杠杆”的工作的开端,随着“去杠杆”工作的推进,未来一段时间内债转股项目有加速落地的可能。

  从项目落地速度来看,近期建行牵头的债转股项目逐渐落地。建行在新一轮债转股中走的比较早,2016年3月份李克强总理首次提出债转股后不久,建行就着手准备债转股事宜。经过了较长时间的尽职调查,债转股才项目逐步落地。近期,农行、华融等机构都表态支持债转股,根据新闻报道,五大银行都会成立AMC公司。

  金融机构支持力度有所增加,未来可以看到更多的机构参与债转股。

  从规模的角度来看,本轮债转股的规模预计达到万亿以上。2016年3月发布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理论逻辑及实施路径》,我国目前煤炭、钢铁、有色、水泥四大板块债务总额达到5.4万亿,算15%的比例转股(上一轮债转股比例30%),也接近1万亿。华融资产董事长赖小民在27日出席“2016中国金融年度论坛”时,也表示,本轮债转股规模大概要一万亿以上,只有达到一定的规模才能解决问题。

  债转股方式强调法制化和市场化,形式多样

 

  在上一轮债转股主要参与者包括银行、AMC和转股公司,具体操作流程是:1.国家经贸委审查后推荐给四大金融资产管理公司。2)金融资产管理公司评审后与企业签订债转股协议,并上报审核。3)审核通过后国务院批准正式实施。

  本轮债转股与上轮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突出市场化和法制化。建行在几个落地的债转股项目中均提及引入社会资本,社会资本的存在意味着项目未来需要有良好的退出渠道和退出时的期望收益率。金融机构的入股形式也呈现多样化,包括优先股、股权投资基金、债务转为优质子公司股权等。

  从退出渠道看,上一轮债转股中90%的债转股协议都要求企业回购,回购资金基本来自于企业自主资金。而目前的债转股案例中,企业主体基本上都会有上市子公司或者自身拟上市,股票市场成为金融机构未来股权退出的重要渠道之一。

  国企预计还是债转股的主要主体。2008年以后,国有企业的杠杆率大幅上升,民营企业的杠杆率上升并不明显。且周期行业中以国有企业居多,高杠杆运行能力较强,因此国企预计还是债转股主体。

  投后管理加强

  债转股后,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成为企业的股东,可以依法行使股东权利,向部分企业派驻董事参与公司经营。但是在90年代的债转股过程中,由于是政府指定实施债转股的国有企业,市场化制度缺失,即使债转股后AMC是公司的控股股东,也不参与企业的实际运营。债转股后原班人马作为管理层往往会导致企业二次陷入困境。

  本轮债转股通过市场化机制进行,金融机构在与高负债企业的债转股博弈中应该处于优势,可以更积极的参与企业的运营中去,包括派驻董事,优化企业管理,禁止盲目投资等。建行在和云锡等公司签订债转股协议后,也会积极地派董事参与公司运营,帮助企业瘦身减负,引入更多的资源,进而从实质上改善企业的经营状况,提高回报收益率。

  债转股的影响和可能遇到的困难

  宏观上,中国经济增速放缓,在增量增长放缓的情况下,债转股是盘活存量有效方式,央行三季度货币政策报告也提到,“市场化债转股是主动去杠杆的重要途径,可发挥好银行在金融体系中的重要作用,把债转股与金融业综合经营、建设多层次资本市场、国企改革等有机结合起来,加快结构调整和改革步伐。”债转股鼓励民营资本甚至外资参与,也能为国有企业重新注入生机。

  微观上对于企业来说,债转股能够有效降低企业负债,利好企业中短期的偿债能力。但是企业的长期偿债能力仍要考察企业减负之后的盈利和现金流情况。从债券估值的角度来看,我们选取债转股消息公布后5个交易日为窗口期,对比主体发行的中票估值和对应评级相近期限的中债估值,债转股对于估值收益率有一定的向下的支撑,特别是云锡1年后到期的中票估值下行明显。

  对于银行来说,则能够降低不良压力,投资优质资产,但是会面临资本金的考验。

  除了资本金压力,本轮债转股面临的困难包括:

  1.政府能否做到不干预。正如我们前文所述,本轮债转股预计仍然是国企为主,企业的筛选、资产估值、投后管理以及未来的退出都需要国资委的参与,行政干预的存在可能会使得债转股效果不达预期。

  2.社会资本参与是否积极。尽管本轮债转股鼓励社会资本参与,社会资本参与的前提是有较好的预期收益率,需求债转股的高负债企业是否有足够的优质资产吸引社会资本进入。

  3.退出渠道问题。目前建行进行的债转股大部分公司是拥有上市公司平台,因此但是随着债转股逐步推进,部分公司的股权退出可能还是要以来企业回购,这实质上是明股实债,对于企业的资金压力还是比较大的。

  风险提示

  债转股进展较慢。 最新、最全的资讯尽在点金人:www.dianjinren.com